白水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水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之间的斗争

发布时间:2021-02-03 11:15:31 阅读: 来源:白水泥厂家

揭秘: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之间的斗争

公元前572年的一个晴朗的早上,位于中原以东地区的鲁国迎来了新任国君鲁襄公。在瞬息万变,权力更替日趋频繁的春秋战国,哪怕是想成功预测十年后的政治格局,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三桓家族历经几代人的辛勤耕耘,终将有权力的轮回,终将有人会成为实质上的宗主。宣公、成公时代的两朝元老季文子已是到垂暮之间,而叔孙氏和孟孙氏都有新的人物出现,叔孙氏由叔孙豹统领,孟孙氏则由孟献子掌管,当年叔孙侨如扰乱后宫所引发的鲁国动乱,为三桓家族的凝聚共识提供了巨大基础,在季文子的主持中,三桓家族成为铁三角。

非三桓的公族,也各有各的发展,归父被赶出国门之后,落魄的东门氏已经改名换姓,成了子家氏;像臧氏这样的小公族还是牢牢地做着国君的死党,鲁国的内部局势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稳定。季文子居功至伟,因此其子季武子当仁不让成为鲁国最大权臣。而一件大事的发生彻底改变了鲁国的命运,那就是季文子,叔孙豹,孟献子这样既专权又尊重国君的三桓领袖相继去世了。他们在世的时候,鲁国国君还能得到三桓宗主的尊重,等到新的三桓宗主掌权之后,尤其是季武子推行“分其国民,三家得七,公得五”的政策,国君的尊严就越来越不重要了。

古今中外摄政的政治家大体上分为三种,第一种为自己争权,第二种为国家谋利,第三种不争权也不为国,只求自保。季氏的季武子总得来说应该是第一种政治家,他不像他父亲一样谦逊谨慎,对国君显得很本分,对敌人最狠辣也不过就是赶出国门。他的政治目标很明显,就是统一三桓,共同架空国君。他成为三桓的核心人物之后,孟氏和叔孙氏意识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不再大动干戈,决心和季氏同仇敌忾。但是孟氏,叔孙氏和季孙氏自己的宗族内部并不都是和平的。比如叔孙一族的内斗真的令人毛骨悚然。

电影一代宗师里有:“习武之人有三个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叔孙豹作为辅政重臣,跟季氏家族的不同之处在于,在叔孙侨如的前车之鉴后,叔孙豹更多的是对国君和周礼的服从。但叔孙豹并非是愚者,他不能做叔孙侨如,他也不能做季孙氏,他更多的是对众生的一种怜悯之情,即便对周礼非常尊崇,可是在某些细节上面叔孙豹仍然是反对周礼的。叔孙豹曾被送到齐国做人质,在离开鲁国边境的时候与一个女人生下来一个长得非常丑陋的孩子叫竖牛。丑陋的竖牛到底是不是叔孙豹的孩子,史学家对此还有争议,有的认为叔孙豹是接盘的,那个妇人除了叔孙豹还有别人,竖牛并非亲生。有的认为竖牛就是私生子,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便让他认祖归宗。

叔孙豹因之其家族和智慧,在齐国得到国氏垂青,与国氏联姻。所谓门当户对,鲁国的叔孙氏和齐国的国氏,都是大族,甚至多少都能跟周天子扯上半毛钱关系,骨子里就是贵族,叔孙氏在齐国与国氏女子生下了孟丙、仲壬两个日子。那么那个不知道哪里出现的竖牛,身份就显得很是奇怪。按照周礼的规则,这个竖牛是没有存在价值的,就是能够回到叔孙氏,也不过是三流四流之外的庶子。但是无论怎样,仁慈的叔孙豹还是把竖牛留在了身边,还让他参了政。万万没想到,竖牛对自己的身份充满自卑,同时对叔孙氏的两个兄弟非常不满和妒忌,为了争权夺利,害死了叔孙豹的两个儿子,好在苍天有眼,竖牛被叔孙豹的孙子们杀死了,叔孙家族的内乱才被平定。

和叔孙氏不同,孟氏内部一般都是和平地更迭。孟氏的孟献子去世后,孟庄子继承了孟献子确立的军赋办法继续造福百姓,也能称得上一个出色的宗主,但是他很快也过世了。他死后,他的幼子孟孝伯在与季武子长子的共同谋算下,顺利成了新宗主。但是好在长子秩没有反抗,接受了这个现实,没有酿成孟氏的内斗。但是,这位孟孝伯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待政敌不择手段。此时孟氏的对手是由臧纥领导的臧氏。

臧氏的宗主臧纥这个人非常贤明,虽然矮小但是聪明,他和季武子一向交好,季武子想要废长立幼都要找臧纥想办法。但是臧纥用的方式有点过激了。所谓审时度势,如果臧氏家族的力量还处于臧文仲时代,或许还能与三桓家族平分秋色,可是时代不同,结果也就不同。臧纥公开与孟孙氏为敌,认为可以笼络孟孙氏为自己所用,可惜的此时的孟孙氏与季孙氏是稳固同盟,此后数年之间孟孙氏就联合季武子将臧纥逐出鲁国。实际上季武子驱逐臧纥本身就是可以让权力百川归海,最终为三桓家族所用。驱逐臧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至于谁提出驱逐的议题,本身并不是很重要。

不论是怀持野心的少年还是老谋臣算的臣子,鲁国的朝堂上笼罩着权力的阴霾。三大家族始终坚持着不到最后一秒绝不放弃的信念,其间充满着各种逆袭、反转的情节,而主角始终都是季孙氏。这个时期的季武子其实一直都在螳螂捕蝉,他和孟氏一样不喜欢并非三桓出身的臧纥,他对臧纥的信任和友好只是为了算计臧纥的阴谋。他使用的一石二鸟之计,既赶走了臧纥,又完成了废长立幼的心愿,算盘打得可真是精明。然而作为一国之君的鲁襄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真是令人十分无奈。公元前542年,鲁襄公在虚君的位子上去世了,幼子鲁昭公在太子姬野死后,登上了鲁国国君的宝座,见证了叔孙氏内部混乱局面的他,会不会真的给三桓带来麻烦呢?

净水器不出废水怎么办

墙面补漆怎么补最好

海尔空调怎么制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