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水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出没1111118-(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8:49 阅读: 来源:白水泥厂家

严振一瘸一拐地爬上六楼的台阶,左腿关节处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溢出鲜血,火辣辣地疼。就在刚才,他居然从单杠上摔了下来,虽然没有大碍,但还是被旁边的同学们狠狠地嘲弄了一番。

他跑到校医务室抹了点儿药,然后头也不抬地回寝室。

刚刚踏上六楼的最后一个台阶,忽然,脚下一滑,“扑通”一声再次摔倒在地上,这一次竟然骨碌碌地从上面一直滚到了缓台上。

他趴在那里,好久才吃力地站起来,左臂上脱了足有铜钱大小的一块皮,鲜血直流。看着自己身上这两处不深不浅的伤痕,他的心里忽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恐惧。

小心翼翼地踏上走廊,看到自己寝室的门开着,他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就在这时,眼前忽然有一条黑影飞快地闪过,还没等他看清楚,后背就好像被人猛地推了一把,一个踉跄,他再次摔倒。

严振的叫声惊动了寝室里的萧思楚,他大步跑了出来。

“你这是怎么了?”看着严振狼狈的样子,萧思楚疑惑地问道。

严振的脸色煞白,一把拉住萧思楚的手,顾不得回答,就快步跑进寝室。隐约间,好像看到自己刚刚摔倒的地方,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闪了一下,但他却没敢回头。

“我、我刚才好像看见穆函了!”战战兢兢地关起房门,他这才颤抖着对萧思楚说道。

穆函是严振的女朋友,一个月前,在陪严振跑步的时候摔倒了,也是凑巧,正好被一块碎玻璃划伤了小腿,而那里正是主动脉。

穆函死后,严振整整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我看你一定是眼睛出毛病了,大白天居然能见到鬼!”萧思楚很认真地看了严振一眼,然后回过身去,不紧不慢地收拾着自己的床铺。忽然,他猛地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根带着长长红色丝线的缝纫针一样的东西,手臂一扬,细细的针身紧贴着严振的头皮穿了过去。

还没等严振反应过来,忽然,一个女生的惊叫声从头顶传来,紧接着,“啪”地一声,银针竟然深深地插进了水泥墙。针眼上的丝线就像一条细长的蚯蚓,抖动着飞快地缠在了银针上,一滴黑紫色的液体从丝线上缓缓地滴到了地上。

严振再次摔倒,还没等他爬起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差点儿昏死过去。

他清楚地看到,那根银针的下面,清晰地显现出一张女生的脸。那是一张因痛苦而极度扭曲的脸,脸上的皮肤大部分已经腐烂,不停地向下滴着黏稠的液体。一双已经没有了眼皮的灰褐色的眼珠,在空洞的眼眶里转动着,死死地盯着自己。

那根针,就像一条无比坚韧的长枪,把她死死地钉在了墙上。

而这个人,正是自己的女朋友穆函。

求你放过她

“现在好了,我已经抓到她了,至于怎么处置,就要看你自己的了。”萧思楚看了一眼墙上的穆函,若无其事地对严振说道。

严振冷汗淋漓地看着萧思楚,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室友是什么时候学会抓鬼的。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探究这些,他一把抓住了萧思楚的手,说道:“求你放过她!”

“什么?”萧思楚似乎有些奇怪,看着严振身上的伤痕,问道。

“放过她!”严振又说。

“你确定吗?”萧思楚盯住他,说道,“人死之后,大部分的记忆都会失去。鬼魂只是凭着感觉在行事,被它们找到的人,要么是身体极度虚弱,容易上身;要么就是曾经给过它深重伤害或刻骨铭心的爱的人。你和穆函只交往了几个月,显然,并不具备这三点,也就是说,穆函找到你,很有可能只是误打误撞,所以现在她只是一个鬼,而不是你从前的女朋友。”

萧思楚的话,叫严振不由得一抖,但看着墙上穆函那极端痛苦的样子,他最后还是用力地点点头。

萧思楚依旧盯住严振好一会儿,这才轻轻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把那根针从墙上拔了出来。

穆函的身体从墙上掉了下来,但她飞快地爬起来,迅速地逃到窗子前,回头看了一眼严振,然后,几乎是毫无声息地从紧闭着的窗子跳了出去。

萧思楚小心地用卫生纸擦掉银针上的血迹,把它放到自己的枕头下面,这才转身扶起严振。

“看不出,你还是一个情种。”他笑着说,“你就不怕她再回来找你?”

严振没有回答,轻轻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慢慢地讲起了自己和穆函的故事:

严振虽然和穆函刚刚交往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二人的感情却已经非常深厚了,已经开始盘算着,等到放假的时候一同去拜望双方的父母。

穆函死亡的时间非常短,根本就没有等到去医院。而且,她是躺在严振的怀里死去的,临死的时候还紧紧地抓住严振的手,吃力地和他开玩笑,要他也来另一个世界陪自己。

穆函死后,严振非常痛苦。几次独自一个人去穆函遇难的那条路,看着道路发呆。

本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渐渐地从悲痛中走了出来。可谁知道,这个时候,穆函竟然找上门来,想起她临终前那句不是玩笑的玩笑话,他非常害怕。

“穆函死在你的怀里,你又几次去那条让她印象很深刻的路,难怪她会找上你。”萧思楚神情严肃地说道,“人的灵魂在离开的时刻,都会对最后看到的人有一种本能的亲近感,而她的身上一定还残留着你的气息。她来找你并不是因为你对她的承诺,而是这种亲近感。”

“你的意思是说她不是来害我的?”严振的眼里还闪烁着泪花。

“当然不是。”萧思楚回答,可马上又指着严振身上的伤痕,补充道,“但鬼和人的处事方式不同,也许她单单只是想要和你开个玩笑,可这种玩笑却会无意间要了你的命!”

“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严振瞪大双眼,问道。

“再去找她,只有彻底清除了她对你的记忆,她才会离开。否则难保哪一天,她会设计一套相同的方案,要你和她一样死去!”萧思楚说。

宁波铸件裂纹X射线探伤检验超声波检测

145洒水车多少钱价格实惠

二手华为逆变器回收求购华为逆变器

水平打眼机水管铺设免开挖

核电厂智能安检门广东地区生产厂家

韶关市浈江区haccp认证机构iso认证费用

开封MPP管大弯头执行行业标准

模板梅州常用木方型号

密封胶用白炭黑消光剂生产厂家纺织胶辊用白炭黑多少钱一吨

注浆管厂家双鸭山注浆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