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水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河南被瞒报矿难曝光后矿方拒负担伤者医疗费

发布时间:2020-06-30 18:40:12 阅读: 来源:白水泥厂家

7月14日,河南平顶山一家医院,病床上的矿工张亮(化名)艰难地回忆着他遇难矿友的名字,语速缓慢,表情凝重。   这是一份口述的死亡名单,被隐瞒的矿难事故遇难矿工名单。

6月21日,河南平顶山兴东二矿发生事故,造成47人遇难26人受伤。但多路记者在深度调查后发现:就在6月21日事故前2个月的4月22日,这家煤矿早已发生过一次重大事故,造成十多名矿工死亡。令人诧异的是,这次事故被巧妙地隐瞒了。煤矿正常运行,并酿成6月21日更大的事故。

5月27号,河南电视台首次对此事进行曝光,但节目遭到封杀;6月,央视二套记者奔赴河南实地调查,在取得大量素材和资料后,却找不到愿意直面电视镜头的证人,只得放弃播出;7月13日,本报记者走访遇难矿工的家乡,直面遇难矿工家属和幸存矿工。

昨日,国家安监总局经调查发布公告,确认了此次事故的真实性。

这些曾经被瞒报的死亡矿工,得以公开,亡灵得以籍慰。然而,如张亮这样侥幸存活的生还者,却陷入了更深的困境——矿上有人对他说,既然已经曝光了,那就没必要再承担他的医疗费了。

亲人的沉默

14日,离平顶山不远的洪扬庄乡张集村。董要伟在矿井下作业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他的名字,就像裹入沥青的沙石一样,正在悄悄被掩盖。

对于遇难者的亲属来说,沉默,并不是因为私了而拿到的一笔可观赔偿费用,在他们的心中,更是因为内心对伤痛的自我防护。他们选择沉默,是因为不愿提起。

此前,有几批记者来到张集村,但村民对此早已非常警惕,因此不少记者无功而返。

“出事后,矿上来过人,给村上每人100元钱,让我们不要声张此事。”一位大娘说。

村头入村需要步行约3里路,路边坐着不少耕作歇脚的老人。记者向他们询问董要伟家的住处时,得到的回答基本都是“不认识此人”。但当记者继续前行时,一位老奶奶小声地说:“这小伙子肯定又是来调查的记者。”旁边,众人立刻嘘声制止。

记者在张集奔波一天,终于从多位村民口中核实了董要伟的死亡。

“董要伟在一个多月以前就死了,下窑死的,还有个张桂年。”村头小卖部的店主说。

一个光膀子的小男孩一路随行,不停地对记者说:“他家死人了,他家死人了。”

“董要伟死了,拿了不少钱,小媳妇还没大媳妇得的多。”一位村引起尖锐湿疣原因民坚定地告诉记者,不信可以带记者去核实。

村民所说的小媳妇大媳妇,是指董要伟前后的两名妻子。此前几年,董和大媳妇离婚,两个女儿中的大女儿判给了董要伟。后来,董要伟在广州打工,结识了第二个妻子魏小燕,并生了一个儿子。

据村民透露,董要伟的死亡,兴东二矿赔了80万元,要求董的家属不再追究。其中,前妻分得了20多万元,魏小燕分得了16万元。

在村民指引下,记者找到了董要伟的前妻,但当记者向她表明身份核实情况时,她的回答出乎意料。“张集村这么大,我不认识谁是董要伟。”话音未落,她就将两个女儿抱上了自行车,迅速离开。

紧接着,记者又找到董要伟的家,希望找到第二任妻子了解情况。三块木板钉在一起,便是董家的大济南白癜风医院门,与邻居水泥瓦房相比,显得十分寒酸。昏暗的屋内没有开灯,屋内只有一张桌子,摆放着一台电视。见有陌生人前来,屋里的女人马上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推着一个小男孩往外走。

“你找错了,这不是董要伟家,这家人姓孙。”女主人向记者解释,她是孙家亲戚,来帮助看家的。随即便将记者撵出屋外,锁上门后便带着儿子往外走。

但隔壁的村民向记者明确指出,刚刚自称孙家亲戚的女子,便是董要伟的第二任妻子魏小燕。

夜幕降临,莫名的氛围笼罩着这个家庭。在几个村民妇女的指导下,记者找到了另一个死者张桂年家里,同样的是,张桂年的家人依然三缄其口。第二天,记者奔赴许昌市襄城县,找到了10名遇难矿工中其他几位遇难者的家属。

生者的困境

说出了所有12名遇难者姓名的张亮,与魏小燕的沉默不同,张亮不仅留下了严重的伤害病情,还拖欠了大额的医药费。而更让他感到无望的是,既然矿难瞒报之事已经曝光,矿山就拒绝再给他钱,张亮的未来从此失去方向。

在张亮看来,其实这是一场可以预见的矿难,只是不知道会降临到谁的头上而已。但是为了养活一家老小,他们只能坚持下窑,祈祷矿难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张亮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但凭借多年在煤矿的工作经验,他知道矿井的通风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井下深处就像蒸笼,温度都在30度以上。在下面工作一天之后,很多人都会头晕。”张亮说。

矿工们曾多次向矿上反映地下作业的困难,提出地下通风效果太差,送风机的风量很难进入作业区间,时间长了会引发瓦斯事故,但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4·22瓦斯爆炸案发生的前半个月,就曾有其他矿工对张亮说,再这样干下去,早晚要出事。

张亮所在的作业区间,并不是挖煤的最深处,因为他怕深处发生事故会危及生命,只在矿井入口处工作,虽然工资没有其他人多,但却保住了自己的一条生命。

4月22日晚上9点,一切担忧变成了现实。

当时,张亮与矿友们还在井下工作,夜晚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张亮在一个打盹的工夫便听到轰隆一声巨响,还没来得及反应,爆炸的冲击波便将他掀翻在地。

顷刻间他失去了知觉,不过求生的欲望驱使他慢慢地爬出了矿井。从爆炸到成功逃生他用了将近一个小时,而平时这段路只需要几分钟的功夫。

幸存下来的张亮,被转移到了平顶山一家烧伤科医院。矿上为他垫付了一万多元的住院费。就在捡回来一条命的张亮和矿上商量赔偿事宜时,2个月后的6月份,兴东二矿又发生了爆炸,近50人死亡。而这次的死者当中,有一批就是上次矿难事故的幸存者,两个月后,他们没有再次逃脱死亡的命运。

一直在住院的张亮,陆续得到矿友遇难的消息。“每天都有新的遇难者消息传来,我十分沮丧。”

事情发生了转变,因为第二次事故遭到曝光,隐瞒对矿主来说失去了意义,他们的态度开始变得强硬,再也没有和张亮商议赔偿的事项。

“他们对我说,现在事情已经曝光了,顶多是坐几年牢,出来之后我的日子也会不好过。”回忆令张亮陷入了痛苦,一个多月的治疗,依然留下了严重的脑部头痛创伤,但是,煤矿已经不再承担他的医疗费用。

“6月21日的矿井爆炸,源于炸药自燃。如果当时上级部门对4·22事故给予足够的重视,而不是选择私了的话,悲剧也许不会重演。”张亮说。

5月18日,平顶山市卫东区曾收到兴东二矿4·22瓦斯爆炸事故的举报,但调查结论却是未发生人员伤亡、无瓦斯事故发生。但在知情人士的帮助下,记者还找到了4·22矿难事故的另一位幸存者的消息,4·22矿难的真实发生,起码得到了2位事故存活者的证实。

在6·21事故发生后,平顶山市委对矿难所在地卫东区区长云建军、副区长潘震做了免职处理。但4·22矿难,却从未提及。

7月14日,记者来到兴东二矿,这里变得异常平静,平日喧嚣的作业场景被人们的闲聊取代。没有了煤老板的身影,只剩下保安和一条乱叫的狗。一位当地人上前询问:“你是来买煤的吧?”然后却又奇怪地主动说:“这里没有发生爆炸,发生了点特殊情况,过一阵子再来吧。”

在夕阳的余晖下,记者离开兴东二矿,一位妈妈抱着年幼的孩子走向一辆卡车,车上装满了煤,司机在焦急地等待出发。

11 Python 数据类型详细篇:字符串丨慕课网教程

Ajax 前后端交互例子丨慕课网教程

连接两个雪碧图的动画丨慕课网教程